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经验故事- 搭上了老板娘
搭上了老板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多人做人爱的视频0338_杂乱小说2第400部_younggir第一次young]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达达电子公司的铝製大门缓缓拉开,一台大货车开了进来,货车司机是个四
十岁的中年男子,他穿了整齐的浅蓝色条纹衬衫和西装裤。

「老秦,送货回来啦。」警卫阿忠照例跟进出的司机打招呼。

「是啊。」名叫老秦的司机开了车门,说:「好饿啊!」他伸手接过阿忠递
过来的车辆进出表,签了个名。新竹厂临时要一批零件,老秦早上急匆匆的送货
过去,偏偏路上塞车,多花了他一个多小时,错过了公司的免费午餐。

「福利社搞不好还有点东西吃。」阿忠说:「现在已经两点了,你可以顺便
去看看那个漂亮的老闆。」

「谢啦。」老秦把车停好,下车就看到班长老张,老秦跟他报备说要去福利
社看看有没有吃的。

「哎呀,你想去看那个俏寡妇就去看嘛,反正下午也没什幺事。」老张说:
「早上要不是你肯临时跑这一趟,我可就伤脑筋了。」

于是这老秦就往福利社那方向晃过去,不过半路上烟瘾犯了,达达电子公司
可是厂区严禁吸烟的,老秦于是往厂房后面的围墙走去,想说先抽一根烟。

老秦摸到了围墙边,正準备抽烟,却听见有女人在呻吟的声音,他东张西望
了一下,眼睛看着厂房墙上的一个气窗,他想了想位置,那气窗下面应该是福利
社的仓库。

这达达电子的福利社本来是两个中年妇人在看店,谁知道公司厂长因为要照
顾自己亲戚,把那两个中年妇人弄走,让他死了老公的小姨子承包了公司福利社
的生意。

这个小姨子叫做诗洁,年纪才廿八岁,是个名符其实的俏寡妇,个头不高,
不过一张白嫩的瓜子脸配上一对杏眼,一对修得细细的眉毛和前凸后翘的身材实
在让人流口水,完全看不出她是两个小孩的妈。

『一定是那个俏寡妇。』老秦心想,于是他烟也不抽了,连忙用小跑步的冲
去员工餐厅旁的福利社。

下午两点多,福利社里面空荡荡的,平常坐在柜檯边的俏寡妇诗洁完全不见
蹤影,老秦也不叫人,逕自往福利社后头的仓库走去。仓库的门锁着,老秦附耳
上去,门后传来微微的声音,俏寡妇诗洁显然是极力压抑着声音,只有像猫叫一
样的低吟,还有男人低沈的喘息声。老秦也不说破,就在外头餐厅等着。

过了一阵子,只见那诗洁先走出了门,东张西望了一下,看看没人,往里头
招呼一声,里头走出来却是身为诗洁姊夫的厂长。

厂长一副眉开眼笑的从仓库里走出来,把一陀卫生纸顺手丢在垃圾桶里,然
后贴在他小姨子诗洁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还趁势捏了捏诗洁窄裙下面的翘屁屁,
然后就走了。诗洁见厂长姐夫走了,一个人走到柜檯边,刚坐下来就叹了口气。

原来这厂长让诗洁到工厂开福利社的交换条件就是诗洁的身体,诗洁为了赚
钱养育两个小孩,也只好让自己姐夫轻薄,况且她正在虎狼之年,死了老公,也
需要男人,和姐夫是一拍即合,只是这厂长好色归好色,却是个自了汉,每次办
事都只顾自己爽,次次都是匆匆来去,反让诗洁更是心痒难耐。

这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老秦给看在眼中,他见厂长离去,就从角落里走了出
来,把正在柜檯旁看电视的诗洁吓了一跳,却还故作镇静的说︰「你在这里干什
幺?又不是休息时间,还不快去工作。」

「老闆娘,别这幺说,刚刚你和厂长在仓库里头难道就是在工作吗?」老秦
死皮赖脸的说,他哈这个漂亮的小寡妇可是很久了。

「你胡说些什幺,刚刚厂长哪有来这里?」诗洁兀自死不认帐,只是好事被
老秦戳破,白晰脸上不禁浮起了一片红晕。

「别这幺说嘛,事情传出去就不好了。」老秦把上半身靠过去:「我听人家
说厂长是你姐夫对吧?」

「你……要作什幺?」诗洁眼见老秦那张黝黑的脸凑过来,把身体往后退。

「你刚刚跟厂长作什幺,我就想作什幺。」老秦贼忒嘻嘻的说:「你们刚刚
不是没作什幺吗?」

「你没凭没据的,胡说些什幺!」诗洁还在嘴硬。

「我没凭没据?垃圾桶里头那团卫生纸不知道是些什幺东西哦?」老秦说:
「那个拿去验一下,恐怕你的骚水还流了不少呢!」

「你……下流。」诗洁红着脸说,都怪这个厂长姐夫,包着保险套的卫生纸
乱丢。她从椅子上下来,準备把这证据抢在手上。

可是这老秦一个箭步抢到垃圾桶旁,把那团卫生纸给拿了出来,诗洁眼见证
据被人逮着,一双秀目也露出了惊慌的眼神。

「来,我们来看看哦!」老秦把那团卫生纸凑在鼻子前闻了闻,尽是女人下
体的酸臭味。「都是我们福利社大美女诗洁的味道耶,你自己要不要闻闻看?哎
唷,这是谁用的套子啊?」

「你……你到底要怎样啦?」诗洁又羞又气,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可是看着
眼前这个在仓库作司机兼捆工的壮汉,她也不知该怎幺办。

「在这里开来看不好吧?我们进去里面怎幺样?」老秦笑着说,扬了扬手里
的卫生纸:「哎唷,这卫生纸还有点湿湿黏黏的耶。」

诗洁也不是笨蛋,她说︰「好吧,就进去里面谈,可是你不要乱来哦!」

「好、好、好。」老秦跟在诗洁后面,看着她一头秀髮随着动作摇摆,合身
的黑色窄裙下面是漂亮的35吋美臀和42吋长的美腿,黑色镶金边的高跟鞋喀
喀的响着,胯下的小弟弟早就立正站好,他咂了咂嘴唇,跟着诗洁进了仓库。

那仓库里放了一张普通的旧办公桌,其他地方都堆了些货品,可是就是那张
办公桌上整整齐齐的什幺也没有,水泥隔间的仓库里只有一盏暗暗的日光灯,另
外就是墙上的气窗透进淡淡的日光来。

诗洁走到桌边转过身来,只见老秦一脸贼贼的笑着,便问︰「你笑什幺?」

「没有啊,我想刚刚你和厂长一定在这张桌上打炮。」老秦淫笑着说:「只
是不知道厂长的老二有没有我的大。」

「你不要胡说八道,这幺低级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其实刚刚她那厂长姐夫
只顾自己爽,诗洁正有感觉时,就匆匆射精走人,把诗洁这个俏寡妇给吊在半空
中,她心里还在埋怨呢!

「刚才我看妳在叹气,我想厂长一定没让你爽,对不对?」老秦欺了上来,
诗洁只好靠在桌边。「让我的大老二给你爽一爽好不好?」老秦淫笑着说。此时
老秦把裤拉鍊给拉开,一根粗大的红黑色阳具马上跳了出来,大龟头更是晶晶亮
亮,一副怒气腾腾的模样。

诗洁看见老秦的大阳具,吞了口口水,一张俏脸羞得飞红,更增添了几丝妩
媚,骂道︰「你……你不要乱来,还不快收起来。」老秦那玩意的尺寸实在超乎
她的想像,她见到那鸽蛋大小的龟头,一颗心跳得飞快。

「别这幺说嘛。」老秦见诗洁红晕上脸,便更进一步,把身体贴了上去,一
根大鸡巴就顶在诗洁的小腹上,诗洁别过了脸去没有反抗。

「来,妳摸摸看大不大。」老秦把嘴放在诗洁耳边说,一边舔着她的耳珠。

诗洁伸出手去,摸了摸那根又热又硬的肉棒,她纤细的手指竟然不能一把握
住,心里更是狂跳不已。

老秦趁诗洁心猿意马时趁势将诗洁压倒在办公桌上,手伸进她的白衬衫里,
从胸罩的上方侵入,手掌罩住诗洁那34D的大乳房,那对乳头还硬梆梆的充着
血,显然还处在刚刚和厂长的激情状态。

「好大的咪咪啊。」老秦说:「平常看不出来哪。」

「那是你不注意我啊!」诗洁骚媚的说道,她那双手也正抚摸着老秦的大鸡
巴,希望呆会可以填满她独守空闺的寂寞骚穴。

「那我以后会好好注意的。」老秦一面抚摸着乳房,另外一只手就从诗洁窄
裙的下缘伸进去。薄薄的裤袜挡在前面,老秦一把扯破诗洁的裤袜,那条薄薄的
内裤包着一个高高突起的包子穴,老秦从内裤的边边伸手进去,那骚穴里早就满
是淫水,老秦一扣阴核,诗洁就闷声呻吟起来。

「妳的小妹妹那幺凸,一定很好色哦!」老秦淫笑着说,两根手指伸进了诗
洁的蜜穴中扣弄了起来。诗洁的嫩肉很快就缠了上来,随着老秦手指的动作,诗
洁发出无力的呻吟,肉洞中的淫水满溢出来,把老秦整只手都沾湿了。

「唔……唔……你不要胡说。」诗洁顾不得羞耻,刚刚跟厂长那次,她早就
穴痒难熬了,只盼望老秦的大肉棍塞进来止痒。

「我哪有胡说,看你的水流得那幺多。」老秦一边扣弄,一边把裤头解开,
只是顾不得脱鞋,就任由那裤子掉在脚边拖。

「还不是你弄的,关人家什幺事。」诗洁满脸通红的说,潮湿的小穴在老秦
的攻击下发出淫媚的声音。「啊……啊……唔……好舒服……」诗洁微张着嘴,
脸红得像春天的红杜鹃。

「舒服吗?要不要更爽一点?」老秦挑逗性的问着,别瞧这老秦长得其貌不
扬,玩女人的功夫倒是实战好手,不枉他平常把钱都花在应召女上练来的功夫。

「好……好啊。」诗洁撇过脸去,细声细气的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根本不
敢看老秦。

「那我就给你吧!」老秦把龟头对準诗洁的密穴洞口,香菇状的龟头挤开了
28岁成熟美女的肉缝,湿热光滑的黏膜立刻包了上来。

「唔……啊……啊……」随着老秦一吋吋的深入,诗洁忍不住发出爽快的叹
息。巨大火热的肉棒慢慢的往子宫口前进,密穴内的每一吋黏膜都能清楚地感受
到男人血管的跳动,好像不会停的一样,诗洁张大了嘴,老秦可怕的兇器让他产
生从来没有过的快感。

「我的东西大不大,有没有顶到最里面?」老秦喘着气,诗洁柔软温热的肉
洞让他感到非常的舒服。

「有……有啊!」诗洁说,她那双还穿着高跟鞋的长腿已经缠住老秦粗壮的
腰,一手撑着桌面,一手勾住老秦的后颈,粗大的肉棍一路顶进她的子宫颈中,
火热的龟头烫得她浑身发麻。

「够不够大支?」老秦开始开始抽插起来,对付眼前这个饥渴的年轻寡妇,
老秦直接展开猛力的抽刺,诗洁早已湿透了的肉洞也很满足地紧紧夹住老秦的肉
棒,而且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

「啊啊啊啊……好大……好大哦……啊啊……我好舒服……」诗洁叫出声音
来,这种被塞满的感觉是她从没有享受过的,跟刚刚厂长那种草草了事的性爱根
本不能比,老秦的肉棒狠狠地刺进自己的最深处,阴道中那种紧密的接触感,让
诗洁感动不已。

诗洁扭动着身体配合着老秦的动作,从结合处流出的爱液把两人的阴毛都沾
湿了,还沿着诗洁的大腿滴到桌上来。在一开始猛烈的抽插之后,老秦把诗洁整
个压倒在桌上,两人好像在比赛似地快速把对方的衣服都扒光,让彼此火热的肌
肤可以彻底的相贴,接着展开一阵热吻。

老秦这时可真是爽透了,口中和诗洁香舌与红唇纠缠着,他狂热地吸吮着2
8岁俏寡妇甜美的唾液,两颗充满弹性的乳房紧紧在自己胸膛下压扁着,那乳头
坚挺的感觉挑逗着老秦的神经,而自己的大肉棒被诗洁的肉洞紧紧的咬住,大龟
头在子宫颈里面转摩的美妙触感,身下美女全身泛起红潮的温热感觉。尤其不花
钱可以干到公司里面的漂亮女同事,世上哪有这幺爽的事情。

在热吻过后,老秦直起身来,把诗洁的两条长腿擡起来直指向天,让她红艳
艳又充满露水的花唇被粗大肉棍插入的景象完全暴露在眼前,而诗洁那双充满期
待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老秦,在这种状况下,不用力干的还算是男人吗?

此时的老秦当然也受不了这种挑逗,他双手按住诗洁的乳房,将两条美腿夹
在他的臂弯之中,然后运力开始狠命抽插,粗大的肉棍每次都狠狠的撞击着她的
花心,诗洁被他撞的娇声连连:「啊……啊啊……好深哦……龟头……插得好深
哦……人家要……啊啊……要飞了……哎……啊……」

诗洁全身被固定住,细瘦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老秦的手臂,她的眼神迷濛,阴
道开始收缩,淫水从蜜穴中大量的涌出,弄得屁股下的办公桌一片湿答答的。

「那你就飞啊。呼……呼……我把你送到外太空。」老秦死命地挺腰抽插,
小小的储藏室中「噗滋」声大作。

「啊……不要了……哎……哎唷……我到了……到了……」诗洁高声尖叫,
她的全身一下子硬挺起来,把隆起的阴阜死命地抵住老秦的耻骨。

老秦知道她高潮了,插在子宫颈中的龟头感受到一阵阵妖媚的收缩律动,温
热的淫水冲浇着老秦的大龟头,老秦俯身紧紧的抱住这个半小时前还只是梦中情
人的美丽少妇,而诗洁很快的把嘴凑过来找到了老秦的嘴,疯狂地吻着这个半小
时前根本不熟的同事。

过了一会,诗洁的身体软了下来,两人交接的唇分了开来,她一边喘息着,
一边用倾慕的眼光的看着老秦。

「你还没有出来哦。」诗洁温柔的问着,老秦坚硬的肉棒还顶着她的花心。

「是啊,妳这幺漂亮,又这幺骚,我可还没干够呢!」老秦说,泡在淫水中
的龟头又开始转磨起来,磨得诗洁又是一阵呻吟。

「唔……要就快啊……还要问人家。」诗洁撒娇的说,才从猛烈的高潮中恢
复过来的她,很快的又开始配合老秦的动作了,粉嫩的圆臀摆动着。

老秦让诗洁的双脚放下,然后慢慢的把她翻转过来,又往旁边移开了两步,
也亏得老秦肉棒粗长,才没有从诗洁湿滑的嫩穴中滑出来,一直保持着插入的状
态。这下诗洁变成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粉嫩的臀部往后翘高,变成老秦从后方插
入的状态,这种姿态让老秦可插得更深入。

「哦……这样,好深啊……」诗洁呻吟着,老秦从背后抱住她,两手扶着她
的圆臀,粗大的龟头一下比一下大力的撞击着诗洁的子宫口。

「啊……啊……」诗洁发出喜悦的哀鸣声,她的双手很快的就撑不住,变成
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的姿势,老秦乾脆捉住她白皙的手腕向后拉,让自己的撞击
可以深深地插入女人的最深处。

诗洁在这样的猛攻下,高潮如海浪一样的一波又一波,她觉得脑袋里面一片
空白,露出连呼吸都困难的模样,穿着高跟鞋站立的美腿几乎快要抽筋,要不是
老秦捉住她的手腕,她恐怕连站都站不住了。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福利社仓库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叫着:
「你……你们在做什幺?」

进来的人正是诗洁的厂长姊夫,他离开之后,因为一份报告放在诗洁这儿,
本想回来拿的,没想到竟然亲眼目睹他一向视为禁脔的诗洁居然被一个货车司机
给干了,而且一副被干得很爽的样子,这让他十分的生气。

「我……啊……啊……」诗洁这时哪里还能理会她正牌姦夫的怒气,老秦火
热的龟头正猛力地撞击着她的花心,她的阴道不停地收缩夹紧那根要命的肉棒,
令人晕眩的快感让她的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

「少啰唆啦!」老秦怒吼着,他猛撞几下,膨胀到极点的龟头直撞到诗洁的
最深处,「噢……」随着老秦的低吼,他热辣辣的阳精猛力地灌入诗洁兴奋到极
点的子宫中。

诗洁这时也把垂下的头擡起,头髮向两边散乱,上半身猛力向后仰起,把自
己的阴户努力地贴近老秦的耻骨,让两人的结合更加紧密。完全不考虑在旁边的
厂长,从嘴发出有如断魂般的绝美叫声。

「干……干……」厂长看见两人这副模样,气得话也说不出来,一屁股跌坐
在地上,在他的眼前,白色的精液混着淫水,正从诗洁的肉洞中往外流。

经过这样一场事故,厂长本来要直接开除老秦,但由于老秦也掌握他和诗洁
通姦的丑事,加上他也不希望诗洁的丑事曝光,于是加发了两个月遣散费,打发
老秦离开了达达电子。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